<object id="eauma"><object id="eauma"></object></object>
  • <table id="eauma"><input id="eauma"></input></table>
  • <optgroup id="eauma"><object id="eauma"></object></optgroup>
    <bdo id="eauma"></bdo>
    <td id="eauma"><s id="eauma"></s></td>
    <label id="eauma"><u id="eauma"></u></label>
     
     
    首頁 >> 鞏義資訊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新華社聚焦鞏義雙槐樹遺址:在“中國”發現中國

    來源: 網信鄭州 作者: 發布時間: 2022-02-22 11:28 【打印本稿】 【關閉本頁】

    ◇“雙槐樹遺址的重要考古發現,實證了河洛地區在5300年前后這一中華文明起源的黃金階段的代表性和影響力,填補了中華文明起源關鍵時期、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

    ◇受訪專家指出,無論是遺址的地理位置、規模、文化內涵還是所處時代,無不凸顯“河洛古國”是仰韶文化中晚期至少是黃河流域政治文明核心。

    2018年5月末的暮靄里,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顧萬發匆匆踏上前往北京的火車,馬不停蹄地約見了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將一沓研究材料激動又鄭重地遞到王巍手中。

    那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階段性成果發布前夜,考古學界內部對于即將披露的一系列重大發現,已有諸多討論。浙江良渚、東北地區西遼河流域的紅山、山西陶寺、安徽凌家灘……實證著5000多年前中華文明初始時期的“滿天星斗”。

    可這一片璀璨星光中,卻唯獨不見河南的身影。所謂“中原地區文明洼地現象”的說法似乎再度被坐實。

    探尋中華文明起源,這片被以“宅茲中國”四字銘刻在何尊之上的土地,不應該也不可能缺席。

    “那份當時未公開發布的材料,正是河南鄭州雙槐樹遺址的初步研究成果。”顧萬發說,“王巍老師看后也認為非常重要,盡管仍需進一步論證,但我們都知道,屬于河南的那抹隱秘而偉大的文明起源之星光,馬上將不再黯淡……”

    一場雨“沖出”的文明

    在伊洛匯流入黃河處的河南鞏義河洛鎮,有個名為“雙槐樹”的小村莊。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里,它并不起眼,只是靜默地居于黃河南岸高臺地上,等待與世人相視的一刻。

    司馬遷在《史記》中寫道:“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間。”《易經》中“河出圖,洛出書,圣人則之”的記載,更是廣為流傳。

    諸多歷史文獻,都將最早的“中國”指向黃河流域的河洛地區。中華文明起源的“中原中心說”,也一度是學界的主流觀點。但考古工作者們,遲遲未能找到過硬的實證材料。

    王巍也一直有個“心結”。“在距今3700多年前,以二里頭遺址為代表的二里頭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中原地區在各個時期都有很重大的發現,在距今5000年左右的關鍵時期,怎么會沒有文明起源跡象呢?”

    1984年,河洛鎮灘小關村發現一處新石器時代遺址,命名為“灘小關遺址”,并未引起廣泛關注。

    那是河南考古人與“河洛古國”的第一次擦肩而過。

    20世紀90年代初,為配合基建,考古工作者對灘小關遺址進行了小規模發掘。“回過頭看,那次的發掘點其實距離雙槐樹遺址內環壕及一號宮殿都非常近,不過幾米。”顧萬發回想起來仍頗感遺憾,“要是當時再多布幾個探方就好了。”

    那是河南考古人與“河洛古國”的第二次擦肩而過。

    倏忽,又是10年。2003年,顧萬發在花地嘴遺址主持考古發掘工作,一個雨天,無法開工,便和一同避雨的老鄉閑聊起來。

    “你們不就是在整天找瓦片嗎?我們村多得是!”

    “您是哪個村的?”

    “雙槐樹。”

    這個村莊離灘小關村并不遠。顧萬發一下提起興趣,那里會不會真“有點好東西”?

    又一個雨天,顧萬發動身了。在雙槐樹村一個原本為引黃河水灌溉而挖,但并未啟用的大型蓄水池,數日的雨水已將池壁沖塌,剖面上,不僅各式各樣的陶片堆疊在一起,還暴露出房基、動物骨骼、石斧、石刀等遺跡遺物。

    很快,隨身攜帶的兩個編織袋就裝滿了。顧萬發和民工師傅一人扛起一袋,冒雨返程。

    “我們倆,肩上是文物,臉上是雨水,身上全是泥。”顧萬發說,走到一半,他的一只鞋底掉了,只能打赤腳,回到工作站才發現,腳上全是口子。“當時什么都顧不上了,只想著趕緊把撿回來的陶片洗干凈。”

    通過綜合判斷,雙槐樹村發現的陶片明顯屬于仰韶文化風格,并且器物的等級較高。顧萬發立刻意識到重要性。“那感覺簡直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就像農民看到了豐收的麥浪。”

    此后的鉆探發現,灘小關遺址僅是雙槐樹遺址東北部的一角。雙槐樹遺址被確認并命名。

    但考古發掘工作的具體開展還需多方商榷。驚鴻一瞥后,雙槐樹重歸靜默,俯瞰大河滔滔。而顧萬發也在密切注視著雙槐樹,靜待最佳契機。

    關鍵時期、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

    2013年起,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尋找中國絲綢之源——鄭州地區仰韶時代中晚期考古學文化面貌與文明起源問題研究”課題啟動,對雙槐樹遺址及其周邊區域進行規模化的考古調查、勘探與發掘。

    既為“尋絲綢”,也為“找源頭”。隨著工作不斷深入,雙槐樹遺址的一系列重要遺跡現象被持續揭露出來。

    2020年春夏之交,這座由北京大學教授、著名考古學家李伯謙建議命名為“河洛古國”的仰韶文化中晚期巨型聚落遺址,迎來揭開神秘面紗的時刻,穿越5300年時光,鋪陳在世人眼前。

    ——這是一處經過精心選址和科學規劃的都邑性聚落遺址,周邊的青臺、汪溝和洛陽的蘇羊、土門等多個遺址,特別是西山、點軍臺、大河村仰韶文化城址組成的城址群,對雙槐樹都邑形成拱衛之勢。

    ——這里現存面積高達117萬平方米。遺址被內壕、中壕、外壕三重寬大的環壕圍繞,形成嚴密的防御體系。“三重環壕曲度一致,工程量巨大,顯然具有規劃的同時性。而這種形制的規劃可能蘊含有一定的高等級禮制概念。”顧萬發說。

    ——這里有目前發現的中國最早的“宮殿”,多處院落建立在大型版筑夯土地基之上,門塾臺階、一門三道。“這種大型院落的空間組織形式連同大型居址構成的‘前朝后寢’式的宮城布局,開創了中國宮室制度的先河。”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何努說。

    ——這里有封閉式排狀布局的大型中心居址區,目前發掘的4排大型房址,其間有巷道相通,其中最大的房子面積達220平方米,即使放到今天看也屬于“豪宅”,可見居住者身份非同一般。在居址區的南部,兩道370多米長的圍墻與北部內壕合圍形成了一個18000多平方米的半月形結構,其南段兩端圍墻組成的造型被專家視為中國最早甕城的雛形。

    ——這里有4處共1700余座經過嚴格規劃的大型公共墓地,所有墓葬均呈排狀分布,墓葬區內的夯土祭壇遺跡,是仰韶文化遺址中首次發現。

    ——這里出土了許多含外來文化因素的器物,如具備大汶口文化特征的折腹鼎、屬于屈家嶺文化因素的陶器組合雙腹豆和雙腹碗等,說明河洛地區在距今5000年前后已存在文化的匯聚和輻射,體現出兼容并蓄的文化傳統。

    ——這里還發現了用9個陶罐擺放成“北斗九星”遺跡、與絲綢起源關聯的最早家蠶牙雕……

    “雙槐樹遺址的重要考古發現,實證了河洛地區在5300年前后這一中華文明起源的黃金階段的代表性和影響力,填補了中華文明起源關鍵時期、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王巍表示,以雙槐樹遺址為中心的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堪稱“早期中華文明的胚胎”。

    我國考古界泰斗、北京大學教授嚴文明高度評價雙槐樹遺址,親筆寫下《雙槐城禮贊》一詩,其中提到:“是始建朝廷,諸侯來朝奉”“春蠶勤吐絲,絲綢惠萬方。中華創文明,神州大風光!”

    一只蠶、九顆星,文明根脈瓜瓞綿綿

    作為雙槐樹遺址發掘項目的總負責人和“雙槐樹遺址考古資料整理與綜合研究”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顧萬發對“河洛古國”的“寶貝們”如數家珍,但他最津津樂道的,莫過于“家蠶牙雕”和“北斗九星”。

    這兩處頗具神秘色彩、打破常規認知的遺跡現象,甫一公布,就引發不少公眾好奇的審視和熱烈的討論。

    一只蠶,能有多重要?

    這只用野豬獠牙制作的雕刻,長6.4厘米、寬不足1厘米、厚0.1厘米,造型和現代家蠶極為相似。背部凸起,頭昂尾翹,仿佛即將吐絲或正在吐絲,是中國目前發現的時代最早的蠶雕藝術品。它的發現,被顧萬發戲稱為“神來之筆”。

    “在‘尋找絲綢之源’過程中,我們在周邊遺址發現了仰韶文化中晚期的絲綢實物,但仍有一關鍵問題懸而未決,吐出這絲的蠶是野生的還是馴化的?”顧萬發說,“雙槐樹遺址的牙雕家蠶讓一切不言自明。”

    中華文明的一個典型特征即是農桑文明、絲帛文明。20世紀20年代,“中國考古學之父”李濟在山西西陰村遺址就發掘出半個蠶繭,引發考古學界對中國蠶桑和絲織起源及發展歷程的追尋。

    如今,雙槐樹遺址發現大量的農作物和正在吐絲狀態的牙雕家蠶,連同附近青臺、汪溝等遺址發現的農業和絲綢實物等,證明距今5300年左右的中原地區已開始馴化家蠶,形成較為完備的農桑文明形態。

    李伯謙直言,以雙槐樹遺址為首的黃河流域中心聚落群,是目前發現中國農桑文明發展史上的時代最早的代表。

    九顆星,能有何奧妙?

    更確切地說,這是一處用九個陶罐擺放成天上“北斗九星”形狀的遺跡,主體被掩埋在雙槐樹遺址中心居址區最大房子的門廊處。在“北斗九星”遺跡上端,即古人言中“天的中心”北極附近,還有一頭首向南并朝著門道的完整麋鹿骨架。

    陶罐半截在土中,只露出一小部分,乍一看平平無奇,很難直觀意識到其在擺放位置上的巧思。

    結合此前在青臺遺址發現的用陶罐擺放而成的‘北斗九星’圖案和圜丘形天壇遺跡,顧萬發說,這一發現表明5000多年前的“北斗”崇拜是當時仰韶先民的最高信仰之一。

    有專家認為,“北斗九星”遺跡一方面具有科學和天文價值,表明當時人們已經具有相對成熟的“觀象授時觀”,用以觀察節氣、指導農時,還具有特殊的人文內涵與政治禮儀功能,其主人借此表達自己是呼應天上中心的地下王者,實現身份的“神化”。這是中國古代文明高度重視承天之命特征的早期代表,更是中華民族高度重視中心思維的重要考古學證據。

    “家蠶牙雕”和“北斗九星”,一個是“腳踏實地”的農桑文明,一個是“仰望星空”的天文禮制。物質與精神,兩大文明切面在雙槐樹遺址一體呈現。

    受訪專家指出,無論是遺址的地理位置、規模、文化內涵還是所處時代,無不凸顯“河洛古國”是仰韶文化中晚期至少是黃河流域政治文明核心。而其天地之中的宇宙觀、合天命而治的禮儀思維、崇尚中心的文化心理、具有引領性的社會發展模式,被后世所承襲和發揚,表明五千年中華文明主根脈可追溯于此,延續不斷、瓜瓞綿綿。

    五千多年時光流轉。沐浴在文明曙光中的中原先民,其生活圖景正經由考古研究被不斷還原,在“河洛古國”,與你我相視一笑。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22/08/19 20:36:10
    欧美成人免费观看在线电影